在永恒与稍纵即逝之间

在你的思想意识与我之间


我在这样平淡无奇的一天来探究人类,如同一个宇航员降落在月球浇灌一盆玫瑰花。我的头颅就是我的氧气罩,我在"我"的体内,我的肉体是我的宇航服。我常常会碰到"外星人",神秘的"外星生物",我没有遇见过一个同类。也并没有那么想要遇见。
因为我就是一个虚伪的、渴望独特的宇航员。

我在某一瞬间是个人,转眼间又变成一件宇宙垃圾。偶尔飘浮,像任何一粒空气中细小的尘土。然而当我反应过来,又会迅速缩回宇航服内。因此我从未获得机会去证实,我会飘浮。

我渴望平凡,又渴望不平凡,但多数时候渴望平凡。这实在有违一个"宇航员"的初衷。我对...

芒草在山巅 01


纯脑洞产物 勿上升真人

祝阅读愉快

卜凡 × 岳明辉

1

谁也没想到岳明辉会以这种方式复出。

与其说是没想到,倒不如说是记不清,忽略那些零零散散的时间,一个轮回都快过来了,多少人叫上名字都困难,意外也是情理之中。

曾经为他欢呼尖叫的姑娘大都嫁为人妇,娱乐圈更新换代的频率越来越快,从这一点出发,他的商业价值比起新起来的一批年轻明星低了不止一星半点。

可偏偏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首次触电的作品就把奖拿了个盆满钵溢,一脚踏进不惑之年了,还得了个最佳新人。

沉甸甸的奖杯拿到手上,主持人问,"电影出道作就拿了个这么有分量的奖,岳先生一定有很多要感谢的人吧?"...

从公交车上下来时,正好九点整,太阳刚刚出现就有了隐退的趋势。
大概是要下雨了。

懒得撑伞,就顶着隐晦的灼热感行走,找到火车上偶遇的老教授提过的地方。沿着街慢慢逛完了几家书店,拿着报纸的爷爷们架着眼镜,专注地阅读,泡着浓茶的玻璃杯放在一边,偶尔抬头交谈几句,声音也都压得低低的。

我拿着下一个地址去问路,很顺利得到了答案。还无意听到傍晚湖边的公园还可以听戏,都是退休下来的老人,朋友聚在一起排练表演什么的,纯属爱好,消磨时间罢了。

尽管如此,说起来脸上也是带着笑的,其实是很骄傲的吧。

去吃了传说中的牛肉煎饺,正不正宗不知道,不过确实好吃。立刻就决定第二天要再来吃一次。下午天果然就阴了下来,去家...

prince

  • 《捕风》番外


  • 纯脑洞产物 勿上升真人


  • 祝阅读愉快


木子洋 × 灵超



灵超是从初中开始写小说的。


十二三岁其实是意识觉醒的重要时期,这一时期的孩子可能身上还穿着大号童装,心里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把自己和大人划分到一块儿了。虽然除了他们自己,几乎没有人会把他们当作大人。


话说回来,"大人"也确实有些不同之处。


比如大人们都知道一个很重要的道理——想要得到就要付出努力。

大人们还知道另一个更重要的道理—...

  • 一个好像不那么圆满的故事


  • 很短 不加tag了 看到的都是有缘人


  • 晚安啦


#


岳明辉六月回国,卜凡五月领的证。就跟第一次约会记错了地点一样,岳明辉对此也只有一句轻描淡写的"啊,我记岔了" 。


—— 似乎这种不经意的错误更让人理直气壮一些。


卜凡自己是这么想的。但沿着这个角度探寻下去,好像又不是很恰当。


岳明辉这个人,理不直气也壮。


刚谈恋爱那会儿,说是要每天给他买早饭,尽一尽哥哥兼男朋友的职责,结果十天有七八天都忘了,问起来还说,你都一成年人了吃个早饭还要别人买啊?...


三月和四月过去的匆忙,还来不及反应,气温就轻描淡写地到了三十度。

我向来没有办法在高温情况下保证心情愉快,乱七八糟跑了一些地方,最后还是回了趟家。和弟弟散步聊北岛和工藤新一,聊读过的书喜欢的人物,聊人生重合的那一部分内容,我犯了老毛病,特别讨人厌的说了些大道理。他也就笑笑,说姐姐,你站在那个路灯下面,我给你拍张照吧。

还是喜欢走路,傍晚一个人去买水果也会挑远一点的路走。有时会碰到尾巴是蓝色的鸟,好像不是很怕人,在路上跳啊跳啊,这样散着步。我为表尊重,看了几眼就移开目光,迎面走来的女孩子裙摆很大,经过时给了我小腿干脆的一耳光。莫名被这个拟人手法逗笑了,看嘛,人类一点儿也不可爱。

其实说...

捕风

  • 纯脑洞产物 勿上升真人


  • 祝阅读愉快


卜凡 × 岳明辉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wcfY8P0yUKYFNoMC


*洋灵单独有一篇短短的番外,想看的话会单独发出来。


but还没写好哈哈哈(▰˘◡˘▰)

就像你在回应我

  • 纯脑洞产物 勿上升真人


  • 祝阅读愉快


吴亦凡 X 谢锐韬




新年快乐!

(两张无关的图嘿嘿嘿)

*诚心问一句,怎么快速知道一个人是不是我的粉丝呀?
因为年后想搞一个抽奖,就是感谢一下喜欢我的文章的人,最好关注了我,但是总不能一个一个查啊。

就很纠结ㅇㅅㅇ

© 辖日 | Powered by LOFTER